肿瘤医生经常面对的尖锐问题 看他们如何回答

肿瘤科医生经常要处理一些重大伦理决策,其中涉及很多关于痛苦、死亡、金钱和浪漫的事情。超过7500名临床医生接受了Medscape伦理分析,向大家分享了他们面对的伦理挑战。医脉通整理如下:

问题1.如果你相信一种治疗手段或方案可能会帮助患者,你会不那么积极的介绍它的风险,以鼓励患者同意该方案吗?

超过四分之一的肿瘤医生(28%)表示他们可能会会缓和地介绍治疗风险,以鼓励患者同意该种治疗。「我们每天都在潜意识地做这件事,」一位医生讲道。「没有办法做到100%的公正,我们更倾向于实施我们认为做的好的事情,不提倡我们不喜欢的。」

问题2:你会认为让患者撤出生命支持的决定太早吗?

到目前为止,大多数肿瘤医生认为生命支持不应该过早撤出。「恰恰相反。很多医疗机构似乎延长了不切实际的希望。」有医生指出,「如果有什么的话,我们通常等待的时间太长。」

问题3:你会推荐或给予患者你认为无用的生命维持治疗吗?

相比于整体内科医生,肿瘤医生(22% vs 42%)不太可能在徒劳情况下推荐生命维持治疗。「癌症的发展是一个单调过程。我们可以看到结束,」Paul Helft教授(肿瘤学家和印第安那大学印健康查尔斯沃伦费尔医学伦理中心主任)说。「我很现实。如果没有成功的机会,我不会浪费时间和资源。」

问题4:你会违背家属的意愿,继续治疗你认为有可能恢复的患者吗?

只有16%的肿瘤医生表示他们会违背家属意愿继续治疗。这个百分比低于整体医生(21%),Helft教授说,这并不奇怪。「癌症患者从不孤独,因此我们习惯在家庭背景下作决定。」

问题5:对于垂危病人来说,医生协助自杀或「医生协助死亡」是合法的吗?

相比于整体医生来说,肿瘤医生不可能对垂危病人支持医生协助死亡(46% vs 57%)。他们并未从患者那里收到希望结束生命的恳求,相反,癌症患者更希望医生帮忙他们生存。

问题6:你会告诉病人,你对于这种治疗经验不足吗?

不足一半的肿瘤医生(41%)表示他们肯定会告诉病人,这种治疗方案的经验不足,而25%的医生不会。「如果我要实施一种治疗方案,我肯定会有能力做好。」有医生表示,这种经验不足的披露会使患者焦虑。

问题7:由于一些法律限制或者患者担心成瘾性,你会给非终末期病人疼痛提供不充分的治疗吗?

与其他医生相比,肿瘤医生不太可能因害怕惩罚或成瘾性对患者的疼痛置之不理(52% vs 70%)。

问题8:为了照顾患者情绪,你会隐瞒他的末期诊断信息吗?

三分之二的肿瘤医生不会隐瞒患者的末期诊断信息,但他们会在策略上对真实性软化。「对患者我们永远是诚实的,除非患者自动问,我们不会主动提供末期诊断。」

问题9:你曾经由于担心医疗不当而採取过没有医学根据的措施吗?

大部分的肿瘤科医生表示,相比2年前,他们不会由于担心医疗不当而採取没有医学根据的措施。八成的医生认为这种担心不会让他们开展不合理的方案。「正确的做法:讨论和让患者做决定,坚持医学原则。」

问题10:你会因为患者的保险不能支付而拒绝提供更有效的治疗吗?

肿瘤医生认为,如果保险不能支付,他们不会拒绝提供更有效治疗。治疗花费和保险覆盖是肿瘤科医生面临的主要困难。抗癌药物是市场上最贵的药物。许多肿瘤科医生与保险公司进行争论,维护患者的权益,但并不是总能找到解决方案。肿瘤科医生辩护道,「如果保险没有覆盖,这不是我拒绝的。」

问题11:你会按家属的请求向患者隐瞒信息吗?

超过十分之三的肿瘤医生不太倾向于按家属的请求向患者隐瞒信息,但大多数表示他们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会这么做。

问题12:在不影响处方习惯下,你会接受药企的邀请作为付费演讲者吗?

尽管研究表明付费演讲会影响处方习惯,十分之七的肿瘤医生认为他们是例外。「不好的药物就是不好的,无论该药物如何影响我。」

问题13:你能接受或者曾经和患者发生谈恋爱或发生关系吗?

Helft教授指出,肿瘤医生遇见患者时,「往往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这可能解释相比于其他医生,肿瘤医生更可能认为医生-病人的恋爱是不道德的(81% vs 70%)。

医脉通编译自:Medscape Oncologist Ethics Report 2017,Medscape,March 16,2017

原标题:(12个尖锐问题,看肿瘤医生如何回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