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听的极端案例

利维坦按:幻听是出现于听觉器官的虚幻的知觉,是精神病人常见症状之一,尤其常见于精神分裂症。其幻听多为「显性幻听」(True

Hallucination),但也可以是「隐性幻听」(Pseudohallucination)。如果不是幻听,病人可以清楚地告诉你,声音是透过他的耳朵听来的,声音是在外界,离他一定的距离出现;有真幻听的病人,会具体地说出声音不是来自外界,而是存在于他的脑子里或肚子内。比如德国作曲家罗伯特·舒曼在晚年就经历了折磨人的幻听。

而本文的案例十分特殊。患者并非精神分裂症者,她的幻听来自于其脑内的一颗良性肿瘤。

文/Melissa Hogenboom

译/傻总

校对/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www.bbc.com/future/story/20180227-the-woman-whose-tumour-made-her-religion-deadly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傻总在利维坦发布

图源:Science Connected

2015年末,一名48岁的女士来到瑞士伯尔尼(Bern)精神急救服务处寻求帮助,当时她的胸口上有好几处自己造成的刺伤,伤口较深,有些甚至深达7厘米(2.75英寸)。

她告诉医生,她只是遵从了上帝直接给她的命令。

尽管听上去很诡异,但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塞巴斯蒂安·沃尔特(Sebastian

Walther)是莎拉(Sarah)在医院见的第一个医师,他向我们讲述了莎拉的故事,莎拉本人则想保持匿名。沃尔特回忆道,莎拉的行为明显地表现出来她仿佛「受到祝福」,而且她每分钟都会听到各种声音,有时会持续数小时。对她来说,这些声音是「神圣」的,「持久令人愉悦的」,尽管这些声音都是在给她致命、向死的引导。

在对莎拉的脑部进行扫描检查以后,医生又有了惊人的发现。结果显示莎拉脑部的一个重要区域长了一个肿瘤,刺激了脑部处理声音的那块区域的「甜蜜点」(sweet spot)。

虽然大部分人都可以清楚地区别开外界的声音和脑内的想法,有的人却不能区别开来,脑内的想法也会变成声音——预计大概有5%甚至高达19%的人会有这种症状。有些是良性的,但有些却伴随着其他心理健康问题,这令患者痛苦不堪。莎拉听到的声音就属于后者。

(www.ncbi.nlm.nih.gov/pubmed/21574793)

幻听,也就是莎拉的这种体验,恰恰说明了大脑听力输入(区域)是多么脆弱。透过莎拉这个案例,我们得以窥见到我们的知觉过程是如何进行的,并且这个过程是多么容易被扰乱。

莎莉听到的这些声音显示了我们的知觉是多么脆弱。图源:Business Insider

要解决莎莉这种行为的谜题,首先要探究莎拉的过往。她的类似症状出现多久了?她对宗教的兴趣由来已久,从13岁起,她就已经展示出来对原教旨主义宗教的强烈兴趣。她的兴趣是阶段性的,但每次都不会持续很久。

一开始医生根据莎拉的幻听症状,推测她可能是患有精神分裂症,但她又并没有其他精神分裂症的典型症状。她并没有逃避社会,也不缺乏积极性。「她没有这些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她的情况比较特殊。」沃尔特说道。

当他在莎拉的脑电图上看到那颗肿瘤时,他意识到莎拉的脑部网络中某个重要的区域一直在受到「干扰」,所以她才会听到那些声音。沃尔特推测她可能从青春期开始就已经长了这颗肿瘤,这也正是她开始表现出对宗教兴趣的时期。

在了解过莎拉的病史和症状之后,沃尔特指出,她的症状只分四个「阶段」出现,每次都是如此。这四个阶段包括:先是听见神圣的声音,之后感觉十分的虔诚,然后皈依宗教组织,但是这种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接下来的几年她都不会有任何类似的体验,直到下一轮循环开始。

病人听见了令人痛苦的声音,她相信这是来自上帝的信息。图源:Getty Images

将这些症状和她肿瘤生长的位置结合起来看,沃尔特和他的同事认为,莎拉的妄想和幻觉很可能是受到这颗肿瘤的直接影响。她的症状只在她的一生中突然出现过几次,这是因为这个肿瘤正好是那种生长极慢的类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缓慢地逐渐长大。

至于她的症状为什么是阶段性显现,这个问题也可以得到解释,因为一段时间以后大脑才会适应肿瘤的这种压力,「因此我们认为这颗肿瘤是阶段性地、几周或几个月才影响一次神经网络,到时候就是患者的发病期。」沃尔特说。再加上这颗肿瘤是良性的,不会像癌症肿瘤那样大肆生长或转移失控。第二次头部扫描结果显示这颗肿瘤很稳定,但因为生长区域特殊,既不能做手术也不能进行放疗。

沃尔特之前知道莎拉的肿瘤影响到大脑中负责听力的重要部位,而同时它对其他附近部位的影响,又增加了莎莉所表现出来的类似「自我超越」(self-transcendence)的感觉,以此为基础,他在《精神病学前沿》(Frontiers of Psychiatry)这本杂志上阐述了这个令人吃惊的结论。

(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syt.2017.00237/full)

显然莎拉对宗教的兴趣在对她具有引导性的幻听中占了很大一部分。但她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这种兴趣本身也可能是肿瘤引起的,因为这颗肿瘤已经透过了听觉皮层,通到了颞叶。大脑中颞叶这片区域在受到干扰刺激时,会导致颞叶癫痫患者的精神上变得更加狂热。而莎拉脑中的肿瘤正好也影响到大脑中另一个有关「强烈灵性」的区域。

患者体验过几次近乎偏执的强烈宗教狂热。图源:Getty Images

当然,只有这样一个案例,很难就此确定这颗肿瘤就是莎拉如此虔诚的原因。但是作者指出,也有其他案例表明脑中附近区域受到强磁场刺激后,会影响人对宗教的热衷和虔诚程度。

(www.ncbi.nlm.nih.gov/pubmed?Db=pubmed&Cmd=ShowDetailView&TermToSearch=25697502)

尽管非常少见,但在医学文献中还是有几例与莎拉的情况类似却又不完全一致的病例。比如说,有一位女士曾经历过因致命的脑肿瘤而引起的「高度虔诚」,她当时已经60岁了,之前从未对宗教有过任何关注,但却突然对宗教产生了浓厚兴趣,只不过她没有幻听现象。

阿尔贝托·卡蒙娜·巴约纳斯(Alberto Carmona-Bayonas)在西班牙梅塞格尔综合大学医院(Meseguer General University Hospital)对这名患者进行了研究,并对她的病因作出了解释:患者的肿瘤正好长在颞叶上,「至于颞叶,之前已经有许多关于这个现象的医学文献,尤其是关于癫痫的」。

(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3554794.2016.1265985)

沃尔特很热衷于强调病例性虔诚和「正常人的信仰和感受」的明显区别。莎拉和这名病人证实了一个已经众所周知的理论——脑部有肿瘤的病人性格也可能因此而改变,有时候会变得更好。至于到底会怎样改变,则取决于肿瘤具体影响了大脑哪个区域。

莎拉的脑部肿瘤扰乱了处理声音的脑部神经网络。图源:Getty Images

不过莎拉这个病例仍然令人十分震惊,因为这颗肿瘤生长如此缓慢以至于患者症状反覆出现,这是绝无仅有的。随着她肿瘤的不断生长变化,她对宗教的热情也时强时弱。当肿瘤最终影响到大脑的某一特定部位(丘脑)时,才最终导致她幻听。尽管药物治疗可以减轻幻听的程度,但停用以后还会复发。

查清莎拉的肿瘤是如何引起这些症状的,有助于我们认清人类是如何处理声音的。挪威卑尔根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克里斯蒂娜·康姆普斯(Kristiina Kompus)深入研究了这个问题,试图解决人类为什么会像听到外界真实声音一样听到「内心的声音」这个谜题。

人脑的矢状切面,丘脑的位置通过红色箭头标出。图源:wikipedia

幻听之所以出现而且又令人感觉如此真实的一个原因,就是真实和想像的声音在大脑中共用一个通道。「大脑中的所有与语言处理和听觉处理有关的区域都与产生幻听密切相关。」 康姆普斯说道。

因此,幻听不仅仅告诉了我们人类的感知系统是如何运行的,也向我们表明丘脑——也就是莎拉因肿瘤受到损伤的部位,在听觉处理过程中起到了基础和先导的作用。在我们把听到的信息传递到其他大脑区域进行解读之前,丘脑就已经起了作用。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周围信息首先传入丘脑——我们可以把丘脑想像成一个中继站,对我们看到和听到的信息进行分类分路,再输送到适当的皮层进行整理。

幻听的人经常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被大声地说了出来。图源:CKCU.fm

所以,丘脑必须努力把有用的信息整合到一起。这个过程「基于听觉神经传来的松散信息」,康姆普斯说。不幸的是,无论信息多么嘈杂,多么不可靠,或者看起来错误百出,大脑也「必须依靠猜测来维持感知过程的继续进行」。康姆普斯补充道。

莎拉这个病例更凸显了这个道理,我们从外界获得的知觉信息只占我们最终解读的信息中的一小部分。事实上我们经常依赖期望和预想。如果丘脑不再正常运行,丘脑受到损伤或者仅仅是丘脑体积变小(许多精神分裂的人就是这样),那自然,剩下的听觉信息处理过程也会受到影响。

莎拉听到的特定声音是充满宗教意味的,这可能是因为她之前对宗教的兴趣,因为幻听的人经常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被大声地说了出来。「很多时候幻听的内容与对某个人个人来说非常重要的主题有关。」康姆普斯说,她说幻听本身不是精神健康问题的副产物,但是听见消极的声音必然会令人感觉更加沮丧,「如果有个『人』一直对你说『你毫无价值,十分愚蠢,快自杀吧』,也难怪你的抑郁和焦虑会加深。」

莎拉仍然忠于自己的信仰,她耳边令她痛苦不堪的声音却不再是折磨。她已经学会了带着这颗肿瘤正常地生活,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现在她知道如果那些声音再出现,只不过是那些特定的脑损伤在跟她的大脑开的玩笑。现在,她可以在听到那些痛苦的命令并付诸实践之前,就主动去寻求帮助了。

往期文章: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liweitan2018

一家过去时的书店

长按上图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进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